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好的職業教育

2021-10-20 13:30 作者:楊璐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北京、深圳、鄭州、蘇州職校探訪

因為社會經濟發展和產業升級,對人力資源的要求已經提高。為了能夠培養出足夠多的中高級技能人才,傳統的人才觀正在發生變化。從前職業教育被看作是普通教育的托底,現在則希望它是同等地位、同等價值的另外一條軌道。職業教育領域正在發生很多變化,未來也許還會有新的面貌,但辦好職業教育的要點和基本規律是清晰的。

像白領一樣的工作和待遇

講到職業教育,很多人想到的是從職業中?;蛘吒呗毊厴I,進入遠離市區的工廠,在流水線上做一份簡單又重復的工作,生活枯燥乏味、收入微薄、技能得不到提升,更談不上職場中的成長而蹉跎了青春。鄭磊的職場生涯卻不是這個樣子。他在百得(蘇州)精密制造有限公司工作,這是一家超過百年歷史的外資企業,工作氛圍寬松。鄭磊說:“我們上班是不打卡的,工作強度跟創業公司相比也不大。它對人也有挑戰,不是布置你去完成什么任務,而是讓員工主動想辦法做出一些成績。公司也會給我們很多支持,比如我想做某方面的探索,有一定權限使用經費去買相應的設備。”一旦鄭磊提出的項目被公司批準,他可以買相應的材料和設備,并指定公司里的哪些同事加入他的團隊,一起來把這個項目實施出來。

 

 

鄭磊不是安于現狀的人,工作對他來講也不只是一個養家糊口的差事,而是要能得到成長,公司也給他機會去參加技能大賽。鄭磊說:“蘇州工業園區對高技能人才很重視,會舉辦一些比賽。我們領導就推薦我報名。這種比賽需要一些時間參加培訓和練習。我們的工作時間很自由,都由自己來分配。我那段時間項目不多,就去參加了一下。比賽需要的東西公司會給準備一些。園區里一些知名公司對這種高技能比賽很積極,比如比賽用的設備要花十幾二十萬,三星半導體公司就買幾臺回去給參賽員工練習,它的員工在這些比賽中的名次一直都很好。”

 

 

鄭磊拿了那次蘇州園區高技能競賽的第一名,還參加了全國智能制造技能大賽,獲得二等獎。他在公司的工作也頗有成就,入職以來主導完成了十多套自動化設備控制系統的開發,這些成果每年可以為公司節省700萬元以上的研發成本。他還曾經為公司開發了基于工業機器人的電錘壽命測試系統,這不僅加快了新產品的研發速度,還能減少輔材的使用,降低成本,并且讓測試操作員從傳統的高噪聲、高灰塵、高振動的惡劣環境中解脫出來。

鄭磊是2021年江蘇省勞動模范,獲得過江蘇省技術能手、蘇州五一勞動獎章、蘇州勞動模范等榮譽。他已經在蘇州買了房,生了二胎,無論是生活狀態、收入、職業成就感,還是個人成長空間上,都超過了一般的白領。如果跟本科及以上學歷的白領比考試,鄭磊在應試教育方面不是成績好的學生,理科好文科差,英語也不好,考不上重點高中。“我家里有親戚是做職業教育這塊兒工作的,建議我去讀中職再升學。我從小就對電子設備感興趣,非常好奇它是怎么運轉的,家里的電器全被我拆開過。所以,我就讀了跟電器電子相關的專業。”鄭磊說。

中職畢業后,鄭磊進入蘇州工業園區職業技術學院讀高職,他說:“蘇州工業園區的電子產業當時是全國領先的,我也找學長了解了一下就業前景。那是十多年前吧,有幾個學長的月薪已經過萬了。”因為喜歡這個專業,也知道自己未來要做什么,鄭磊沒有一般大學生的迷茫期,一入學就投入到學習中去。這所學校的教學風格也跟他對學習的期望契合。“我們當時的老師都是在企業里做得比較好的,還有一些甚至參加過國家級的攻關項目。他們不但能講理論上的東西,還能拿出一些實際工程上的例子。這對我的吸引力特別大。”鄭磊說。

鄭磊這種職業教育的培養結果,跟通過高考考入普通本科類似專業的畢業生不太一樣。他應聘百得公司時,這個崗位招聘了一年多都沒有合適人選。鄭磊說:“他們有面試和筆試兩個環節,我是那一年多里唯一把試卷全答出來的人。因為這個崗位是偏應用的,但也需要一些理論知識。很多來應聘的人是有工作經驗的,可理論基本忘光了。還有一些是普通高校出來的,動手能力比較差。我是從高中階段就開始學這個專業了,學的時間比較長,理論基礎很扎實,高職階段和工作以后又有操作經驗。他們的很多考題,我從前接觸過甚至在學校就做過。”

鄭磊應聘的崗位本來是有學歷要求的,并且需要英語流利。這兩項,他都不符合要求,可公司的核心訴求是找一個能勝任工作的人,于是當場決定破格錄用他。這種職教生出人頭地的故事也不是鳳毛麟角,在制造業里確實需要中高級技術人才。鄭磊說:“研究院或者大學里要做的一些理論研究,如果想把它們實現出來或者批量生產,是必須通過工程專家的。比如說人工智能里深度學習的研究,本來是在大學里做的,我們在工業生產中也想用上這個研究成果,但直接搬來是沒法用的。我正在做的項目,就是把深度學習技術用在我們公司的一些檢測上面。”

除了制造業有類似于白領一樣的工作,服務業也有。北京市豐臺區職業教育中心學校是國家中等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示范學校,它的影像技術專業在一個獨立的校區,教學樓雖然不大,卻是專門請人設計的,風格很像一家從事創意產業的公司。一樓的中庭里擺著學生們的實習紀念品,跟知名導演或者明星在一起的工作照或參加項目的工作牌。這些相當于普通高中高一到高三年級的學生,已經參加了如HBO劇集《獵夢特工》的攝影助理和DM(數據管理)工作,張藝謀導演的《一秒鐘》《懸崖之上》的后期工作,烏爾善導演的《封神三部曲》DIT(數字影像工程師)指導工作等。

豐臺區職業教育中心學校跟電影調色師曲思義共建了“曲思義大師工作室”。曲思義1987年進入電影調色行業,代表作有《金陵十三釵》《影》《鬼吹燈之尋龍訣》等電影。他跟學校共建的工作室就在這棟樓里,不久之前成龍為了新電影還在這里工作了一個星期。在這里學習的影像與影視技術專業學生,有機會參與真正的電影工業生產。影像與影視技術專業老師呂品說:“電影調色不是一個吃青春飯的職業,在這個行業里工作時間越久積淀越深厚。比如說曲思義,80年代入行一直到現在還在工作。職業教育里培養的孩子,他們不是做設計師,但是電影工業里的崗位是需要具體操作的。他們如果對這方面有興趣、愛鉆研,當然有可能通過自學和積累經驗成為這方面的大師。”

實際上,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制造業轉型升級,高端服務業也逐漸繁榮起來,職業教育并不像傳統認為的那樣只有一些工作環境差、收入低、隨時可能被時代所淘汰的崗位。如果是感興趣的專業,并且愿意努力學習,職教生也并不一定在學業競爭中敗下陣來,從此就是一直墊底的人生軌跡。他們可能逆風翻盤,最起碼也能學會一門安身立命的手藝,成為一個幸福的普通人?,F在是時候客觀了解一下職業教育了。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文章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商城

尤物久久99国产综合精品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