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更好的自己”與陷阱

2021-10-08 10:15 作者:徐菁菁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如何避免完美主義

不完美焦慮:追求“更好”背后

我們不能哪怕只是在生活的部分時間里安于現狀,或者在內心的某個角落里安于平凡,生活就一定是不平衡的。

當完美變成普通

在微信群里看到那個線上禪修班的廣告時,嚴彥(化名)很快報了名,幾乎沒有什么猶豫。她只在心里掂量了一下課程的性價比:1000塊錢左右,不過分便宜——那些9塊9毛錢、99塊錢的課程多少有些濫竽充數的嫌疑;也不算貴——不過一個包的價格。她愿意拿出這筆錢買一份期待。那是2020年底,疫情影響了一整年,最后一個季度,老板和團隊都鉚足了勁想把上半年虧掉的錢掙回來,這讓嚴彥感到特別累。工作以外,親子關系、家庭關系也讓她疲于招架,她迫切地想把自己的內心規整規整。

 

 

嚴彥參加的班里有200多名學員。一開始,微信群里很平靜,大家都不說話。有一次,一個學員情緒崩了,突然在群里大段大段傾訴自己的焦慮。她是小學老師,總覺得自己無法應付班里34個性格各異的孩子。這些傾訴讓大家炸開了鍋。嚴彥發現原來不少人都是帶著特定的困擾來的。她估摸大家報名的心態:禪修班的老師也曾經是個追求功名的職場人,人生后半場轉身學佛。“投射到學員身上,大概會讓大家覺得普通人也都可以借此通路做到氣定神閑。”

 

 

在嚴彥看來,上禪修課是向傳統文化取經,求得內心的平靜,最后的幫助是有限的,更像是多了一種獨處的方式。她有朋友會選擇一些目的性更強的,“真正的成長課程”。她在朋友圈里最新看到的一個課程分四個階段,每個階段集中上課兩天一晚,目標都很誘人:超越恐懼、超越自我、超越被愛、心智提升與自我實現。

在今天,“自我成長”是一門供需兩旺的生意。書籍、研修班、線上課程,只要愿意,你可以找到各種資源,許諾幫助你成為你想成為的那個人。某音頻APP專門設有“個人提升”分類,里面包含大約200萬個節目,分成成功勵志、溝通、心理健康、自我管理、情商、心理教育和疏導幾大類。某知識付費APP的22個內容分類中,“自我提升”有近6000個內容,僅次于“歷史”和“文學”類別。打開某圖書銷售網站,新書熱賣七日榜單第五位的圖書教你如何超越同齡人,推薦語寫道:“如果你想變得優秀,你只需要比別人努力;如果你想變得卓越,你就要改變自己的思維方式。”排在第十二位的書籍的作者是一位心理治療專家,教人如何面對痛苦和喪失。第十九位的書受眾明確,專講如何做一個好媽媽。

“讓自己變得更好”似乎是一種全球性的期待。美國市場調查和咨詢公司“大視野研究”(Grand View Research)有一份對“個人發展市場”(personal development market)”的調查報告?;趯γ绹?、中國、印度、歐洲等國家和地區的調查,他們估算,2019年全球“個人發展市場”的規模大概是382億美元,2020年到2027年,這個市場將以5.1%的年增長速度擴大。這種勢頭在亞太地區表現得格外明顯。

因為感受到了這樣一股時代潮流,2016年,斯德哥爾摩大學商學院的副教授卡爾·賽德斯多羅姆(Carl Cederstr?m)和倫敦城市大學商學院的教授安德烈·史派瑟(André Spicer)花了一整年時間體驗了市場提供的自我提升課程、書籍、設備,內容覆蓋了效率提升、腦力提升、健身、親密關系、創造力提升、理財等12個方面。兩人把這段經歷寫成了一本書,名字就叫《孤注一擲地追求自我提升——在樂觀主義運動中的一年》。

卡爾·賽德斯多羅姆和安德烈·史派瑟發現,自我提升似乎是現代人逃不出去的魔咒。

上世紀30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的背景下,人們苦苦尋求現實困境出路,最早的現代成功學大師和勵志書籍就此誕生。1936年,戴爾·卡耐基(Dale Carnegie)在他最暢銷的著作中總結出:“一個人在事業上的成功,有15%歸結于他的專業知識,另外85%歸結于他表達思想、領導他人和喚起他人熱情的能力。”這本書在中國也曾經紅極一時,書名被翻譯為《人性的弱點》,其實,它的英文原名更直白地說明了人們讀它的原因:“如何贏得朋友、影響他人(How to Win Friends & Influence People)”。1937年,另一位成功學大師拿破侖·希爾(Napoleon Hill)寫了《思考致富》。希爾說,大蕭條不過是人們恐懼心理和觀念的結果,激勵人們通過糾正意識、性格和生活習慣上的缺點,來獲得人生的財富。截至2011年,這本書全球銷量突破6000萬冊。

然而,經濟的繁榮也并沒有消弭人們對“變得更好”的渴望。上世紀70年代,美國人獲得了歷史上從未有過的自由和財富。相對于改造社會,人們更愿意把時間和金錢花在把自己打造得更完美上。1976年,美國記者湯姆·沃爾夫(Tom Wolfe)在《紐約雜志》上發表一篇著名文章,將上世紀70年代出生的人稱為“自我一代”(The Me Decade),說他們有一種“煉金術式的迷夢”。1971年到1984年間,美國有多達70萬人參加了為期三天的艾哈德研究訓練(Erhard Seminar Training,EST)。EST的創始人維爾納·艾哈德(Werner Erhard)原本是個銷售員。他通過這門課程告訴他的信眾,他們可以通過提升自己的心靈掌控命運。EST風靡一時,也風波不斷。有人參加過之后精神崩潰,甚至自殺,引起多起訴訟。1983年,心理學家珍妮斯·哈克恩(Janice Haaken)和社會學家理查德·亞當斯(Richard Adams)在《精神病學》(Psychiatry)期刊上發表了論文《“個人成長”的病理學分析》,明確指出EST課程“在心理上獲得持久進步的機會十分微少,甚至可能引來心理傷害”。1984年,EST在美國停辦,但這種課程形式很快升級換代,并傳播到了世界其他地區。

卡爾·賽德斯多羅姆和安德烈·史派瑟發現,在今天,魚龍混雜的“自我提升”方式已經深入到了社會的各個方面。瑜伽進入了一些小學課程;監獄開始教授犯人做正念練習;“人生導師”(Life-coaching)被引入了扶貧項目。書店里有無數本書籍告訴人們如何變得更聰明、如何更有肌肉、如何有更好的親密關系和性生活……而這一切統統會在兩個星期或者24小時內實現。

“自我提升的潮流隨時代而變化,舊導師們被新一代導師取代……”賽德斯多羅姆和史派瑟寫道,“唯一保持不變的是一種承諾:你能夠改變你的生活。……在一個消費主義社會里,我們不會因為購買了一條牛仔褲而感到徹底的滿足。同樣,在自我提升的領域里,我們不會只期望提升我們生活的某一個方面,我們被鼓勵立竿見影地全方位地升級我們的生活。我們理所應當變得更苗條、更健康、更幸福、更聰明、更平靜、更有效率——迅速地、全天候地。一種壓力產生了:人人都能通向完美生活。”

“自我提升”市場的持續和迅速膨脹,很可能是因為在我們這個時代,追求完美變成了一種越來越普遍的狀態。英國社會心理學家托馬斯·庫蘭(Thomas Curran)和安德魯·希爾(Andrew Hill)分析了來自加拿大、美國和英國的164所大學中41641名大學生的數據。他們在上世紀80年代末到2016年間分別使用“多維完美主義量表”進行代際變化的測試。他們測量了三種完美主義維度:(a)自我導向型,即不合理的自我完美主義愿望;(b)社會導向型,即對他人有過高期待;(c)其他導向型,即對人/事設置不現實的標準。結果發現,與前幾代人相比,其中自我導向的完美主義得分增加了10%,社會導向的得分增加了33%,其他導向的得分增加了16%。

人們常常把追求完美視作美德。然而,一個悖論是,對完美的渴望卻未必會讓人們變得更好。上世紀70年代末,完美主義開始逐漸成為心理學一個獨立的領域。心理學家發現,很多時候,人們對完美的追求并不是出于對卓越的渴望,而是出于對“不夠好”“不完美”的焦慮。這種消極的完美主義不僅與進食障礙、自殺念頭、抑郁、焦慮、拖延行為存在關系,會導致精力衰竭、疲勞、慢性和嚴重頭痛等身體癥狀,還是強迫性人格障礙的一個診斷標準。

完美主義是北京林業大學的心理學教授訾非的研究方向。在心理咨詢室里,他經常會遇到一些有強迫性人格的來訪者。他們對于秩序感的要求比較高,有刻板的道德感,喜歡制定很細致的計劃,并希望一切能按照計劃進行。在心理咨詢的過程中,這些來訪者往往會講到自己的整個成長過程中都會不斷地追求更好,希望在任何方面和人比較都能處在更高的水平。訾非問他們:你覺得自己有完美主義的傾向嗎?他們總是很驚訝:我離完美還差得遠呢!

人們往往意識不到,我們生活在一個有著過高期待的時代。心理學家泰勒·本-沙哈爾(Tal Ben-Shahar)在哈佛大學教授積極心理學,也在世界各地講“幸福課”。他發現,人們經常會說他們過得不幸福,但當他們更詳細地敘述他們的生活和情感之后,本—沙哈爾才明白過來,人們真正的意思是他們并不是每時每刻都幸福。有時候,本-沙哈爾談論自己的失敗和恐懼,很多人會驚訝地問他:有這么多不如意的經歷,你怎么還能覺得自己是個幸福的人?這兩個反應之下所隱含的假設是:一個真正幸福的人,對于悲傷、恐懼、焦慮以及生命中的失敗和挫折都應該是免疫的才對。“這種假設在各個時代、各個地方和各種文化中普遍存在”,本-沙哈爾意識到,他“被完美主義者團團包圍了”。

心理咨詢師宮學萍有一種感受:人們難以理解和接受“足夠好”。前幾年,“足夠好(good enough)的媽媽”這個概念進入國內。原本,它的本意在給媽媽們減壓:母職不用追求事無巨細,時刻精益求精。但宮學萍發現,現實語境里,“good enough”的意思完全變化了:“很多母親反而會不停地反省自己:我足夠好了嗎?足夠好又從‘差不離’變成了很高的目標。”

宮學萍常常遇到一種情形,很多家長找她咨詢親子關系,會講到自己對孩子的期待。“我的要求不高。”他們常常以這句話開場。“那你對孩子有什么具體的期待呢?”宮學萍問。接下來,她會聽到這樣的描述:“我的孩子不用上清華北大,普通重點、比較好的大學就可以。”“不用掙很多很多的錢,夠用就行。”“工作也不用特別了不起,不要太忙,能讓他挺舒服的,開心就好。”“我對孩子找對象也沒什么要求,合得來就行。”宮學萍問:“把您這一二三四五六條合起來,不缺錢、不缺成就感,又不缺美好的關系,您身邊有幾個這樣的活人?”

“人們意識不到自己在把‘完美’的標準當作普通,”宮學萍告訴我,“他們真心實意地認為這是一個及格線,他們并不是想要多優秀的孩子,而是深刻地擔憂,只要沒有這些,就會陷入某種不可控的巨大困境,達到這些標準才能帶來基本的安全感。有太多不滿意潛藏在人們心里:當家長執著地想要培養孩子的某些‘優點’的時候,他們心底真實的聲音其實是‘不夠好’。當家長把孩子的‘優秀’掛在嘴邊的時候,他們心里其實充滿了對‘是否足夠優秀’的懷疑。我們對‘更好’的追求往往同樣如此:我要更瘦,我要更有錢,我要更堅強,我要更勇敢——很多時候,人們追求的是一個標簽,沒有這個標簽,他們穩不住。我覺得這是當代的一種很流行的痛苦。”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商城

尤物久久99国产综合精品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