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重走仰韶時代考古現場

2021-09-30 09:56 作者:薛芃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廟底溝 楊官寨 棗園 岱海 馬家窯

今年是仰韶文化發現100年紀念。1921年,任職北洋政府農商部顧問的瑞典地質學家安特生受中國官方委派,前往仰韶村進行考古發掘,這標志著中國現代考古學的開始,仰韶文化也是在中國發現的第一個新石器文化。自此之后,中國考古學進入了以田野為基礎的科學、規范的階段,隨著各個時期的遺址不斷被發現,中國的歷史書寫也在不斷被豐富、被更正。在這個過程中,仰韶文化的研究一直是史前考古的熱點。

 

 

如今我們認識到的仰韶文化面貌,是100年內的研究成果——它存在于距今約7000年至5000年的黃河中游地區,綿延長達2000余年。在這個過程中,中國的社會經歷了從平均、平等的社會關系,到階級分化、聚落出現,農耕文明在這個過程中始終扮演重要角色,不同地域的原始宗教和精神信仰也成為新石器時代特殊的面貌。比如在采訪中我們了解到,面對著各式各樣的廟底溝類型彩陶紋樣,中國歷史研究院考古所研究員李新偉提出了一種新的看法:那些我們熟悉的回旋勾連紋、花瓣紋、旋紋或許不是指單純的圖案,而是一種形式抽象、內涵復雜的魚鳥組合圖像,正如半坡類型中的魚鳥組合一樣。但是仰韶時代從半坡發展到廟底溝,時間已過了好幾百年甚至更久,遠古的先民已經從具體的圖像中找到了另一種表現形式,時代的審美風格在變,但內核的精神性仍一脈相承。北京大學教授、新石器考古學者趙輝對此也有自己的看法:我們從現在仰韶的出土物來看,基本上可以判斷仰韶的信仰也是一種自然崇拜,它沒有統一的形象,魚、鳥、花卉是出現比較多的,但其實也還有蜥蜴、壁虎這種東西,它更像是家里周圍附近的田間地頭、房前屋后的田野生活的真實寫照。仰韶文化里很多繁復的彩陶花紋我們至今也不太能理解。這些彩陶花紋到底是什么?是不是也是一種共同意識,是一種能達到宗教層面高度的共同意識,還是僅僅是一種潮流、愛好和時代審美?這個說不準。

 

 

百年來,正是在一代代學者的梳理、爭議與討論中,我們對中國古代文明的認知一點一點得以完善。

為了更清晰地觀看仰韶文化,我們采用了和以往做考古封面類似的方法,前往重要的考古現場,進行實地采訪和考察,試圖將最新的考古進程與過去的認知、研究關聯起來,還原出一個更生動的仰韶時代。在這樣的設想下,我們五位記者以仰韶時代為時間軸線,以黃河中上游流域為地理上的重走路線,分別前往河南、陜西、山西、甘肅-青海、內蒙古這幾個仰韶遺址分布最多且最重要的省份,去探尋各地域在仰韶時代的不同面貌。

按省份劃分,是基于如今田野考古和學術研究的方便度,但是試想一下在五六千年前,廣袤的黃土高原上氣候溫潤、植被豐富,古代的先民依賴自然而生,并沒有如今在地域上的任何界線。我們需要在各地的差異性中看到仰韶時代的共通性和統一性,而這些觀察,仍是基于百年以來考古學者的努力和成果,由此,仰韶時代的樣貌才可以越來越清晰地出現在現代人的視野中。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商城

尤物久久99国产综合精品91